化妆品再陷违法添加漩涡 原料衍生物or刻意添加?

2013-12-07 11:05:53    来源:www.meilanoem.com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官网通报了2013年国家化妆品监督抽检结果,包括雅芳玫瑰亮白洁容霜在内的6批产品因检出禁用物质或限用物质超标,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国家食药监总局发文要求,对通报的不合格产品一律下架并停止销售。

      事实上,化妆品中含禁用物质已经不算是新闻。近年来,光是被曝光出来的此类事件就可谓不胜枚举,化妆品行业也为此屡陷违法添加漩涡。禁用物质为何屡次现身化妆品中,这到底是厂家的刻意为之,还是技术上无法避免的难题?

事件:

  6批次产品被检出不合格

  据悉,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要求,河北、吉林、福建、山东、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行政区域内宣称美白、祛斑类和染发类化妆品开展了监督抽检。抽检结果显示,在505批产品中,一共有6个批次产品被检出不合格。

  在上述不合格名单中,消费者广为熟知的雅芳赫然在列。记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上看到,批号为2013年10月27日生产的雅芳(中国)有限公司生产的雅芳玫瑰亮白洁容霜,被检出禁用物质苯酚。

  据业内人士介绍,苯酚是一种常见的化学品,是生产某些树脂、杀菌剂、防腐剂以及药物(如阿司匹林)的重要原料,但是苯酚对人体皮肤及粘膜有腐蚀性,严重可以致癌致畸。因此我国《化妆品卫生标准》(GB7916287》规定了苯酚在祛斑美白类化妆品中为禁用物质,在染发洗发类化妆品中为限用物质,其限用量不得超过2%和1%。

  12月2日,微博蓝V认证的中国雅芳发布声明,称经雅芳中国核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公布抽检结果中所提及的“雅芳玫瑰亮白洁容霜”不在雅芳公司中国地区当前生产及销售产品的目录之列。并声称,雅芳一直致力于遵守最严格的产品安全标准。不过,来自国家药监总局的信息则显示,雅芳玫瑰亮白洁容霜由雅芳(中国)有限公司生产,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涉事批次雅芳玫瑰亮白洁容霜中检出苯酚12μg/g。

  而除了雅芳,其他企业基本都是广东化妆品公司,染发膏成为不合格产品重灾区。广州市伊维娜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伊维娜染发膏(黑色)、佛山市南海区黄岐神采美化妆品厂生产的黛尼美源养发黑油、广州市白云区伊贝诗精细化妆品厂生产的清水一抹黑生态黑亮染发膏,被检出禁用物质间苯二胺;佛山市南海丰婷美容保健品有限公司生产的花慕兰护手霜、深圳市绿馨颜日用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雪妃美白保湿霜,被检出限用物质丙烯酰胺超标。

追问:

  是原料衍生物还是刻意添加?

  针对6批次产品被检出不合格的事件,一位日化行业观察人士指出,查出违禁物质对化妆品品牌伤害很大,化妆品最怕碰的就是“有毒”,一款产品出现问题可能伤及整个产品线。但饶是如此,化妆品中被查出违禁物质,却是一件稀松平常之事。

  2006年9月,SK-Ⅱ被检出含有铬钕违禁物质问题,倩碧、兰蔻、迪奥、雅诗兰黛四大知名化妆品牌随之也卷入了这场铬钕风波,引起公众一片哗然;2007年1月,“迪豆痘速消”致数名消费者脸部皮肤红肿溃烂,有关部门抽检后发现该产品含有禁用物质氯霉素;2011年12月,国家食药监局曝光“东洋之花美白水润面贴膜”、“白里透红美白日霜”等18种产品检出汞、苯酚、氢醌等超标禁限用物质,不符合相关规定……

  面对层出不穷的类似事件,公众将矛头直指化妆品厂家违法添加。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一则通报中,也明确指出,针对有举报称个别企业在化妆品生产中违法添加化妆品禁用物质的问题,化妆品生产企业要切实履行第一责任人的职责,严格执行化妆品有关法律法规,严格按照批准或备案的配方和工艺进行生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种有毒的成分之所以跑进日化产品中,或为原料衍生物。有日化行业人士向媒体透露,雅芳公司直接添加苯酚的可能性较小,更多的可能是生产原料的衍生物。苯酚类的化学物质可以作为香精中的定香剂,使香精中香气较持久、挥发较缓慢。但是如果提纯不干净的话,可能会有苯酚类物质的残留物存在

  “对于原料的衍生物,技术上无法避免,雅芳自己是控制不了的。”上述行业人士表示,防腐剂合成时带有的一些残留物,也有可能导致检出苯酚。

困境:

  检测手段落后难以规范

  据中消协披露,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已经是日本和美国之后的世界化妆品第三大市场,销售额从1986年的3.5亿元人民币发展到2011年的1700亿人民币。同时,化妆品消费安全问题也日益突出。

  近年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屡次下发通知,要求地方各级化妆品卫生监管部门认真履行监管职责,加强对辖区内化妆品生产经营企业的日常监管和监督检查,严厉打击非法使用化妆品禁用物质等行为。

  据记者了解,在2006年化妆品安全问题频发的背景下,2007年版《化妆品卫生规范》对禁用物质加大了管理范围,禁用物质数量大幅增加790种。同时,规范还对几种新的禁限用物质的检测方法做了补充。

  不过,新规范的颁布似乎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检测手段落后,新规范虽将禁限物质种类增加到1286种,但新规范颁布的主要意义,更多体现在使化妆品检测和管理有法可依,在实际操作中却难以落实。

  “事实上,即便没有增加新的禁限物质,化妆品日常检测项目也不可能按照规范一一对应。”有业内人士指出,化妆品卫生规范的更新,关键是要跟上生产技术的更新速度,国际通行的办法都是每隔数年就更新一次规范。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秘书长陈少军此前也曾表示,目前对化妆品质量问题难以做到事前监管,化妆品产品质量最终还要靠企业和行业自律来实现,行业协会只能起到事后应急的作用。

  有专家指出,我国现行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是很低端的,管理方式就是发卫生许可证,如果能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管,整个管理理念和管理手段、管理方法、管理环节都会不一样。应通过事后的制裁和事后救济制度的设计,增加规则的权威性和威慑性,从而使经营者不敢从事损害消费者安全权的行为。同时,要构建和完善信息的强制和自愿披露制度。